我家鄰居一反常態,把一般在晚上舉行的“枕風”會議,今天提前到一大早舉行:親愛的,20多年前,您在國家某機關刊物主事的時候,您曾發表過《“掃一屋”與“掃天下”》的大作,讓我記憶猶新;20多年過去了,您“天下”掃得如何?我一個婦道人家沒有資格過問;不過,我們鄰居幾十年了,我從未見過您掃過“一屋”;請問主席同志,今天是星期天,又是小年,您應該沒有“公務”吧?您的偶像、中國現代小說家、著名作家,杰出的語言大師、人民藝術家老舍先生每年臘月二十四,都會動員全家大掃除;連書架上的書都要拿下來,一本一本地撣掉灰塵,再逐一重新碼好;整個書架由裏到外都要擦一遍,連頂部和鏤花也不放過。那您今天能否配合我,把您的書房打掃一下呢?

  按照民間說法,“塵”與“陳”諧音,“撣塵”寓意著撣除晦氣,喜迎新春;南宋著名文學家洪邁在《夷堅志》曰:“高堂素壁,無舒卷之勞;明窗淨几,有坐臥之安。”相傳,早在堯舜時代,人們就有過年掃塵的風俗。據周書《秘奧造宅經》中記載:溝渠通浚,屋宇潔淨,無穢氣,不生瘟疫。掃塵本來是驅除病疫的儀式,後來逐漸演變成了祈福迎新的傳統。每到每年臘月廿四這一天,家家戶戶灑掃門閭,去塵穢,淨庭戶,以祈新年之安。民間有個傳說,有一個人面見玉皇,詆毀百姓不敬神明;玉皇怒,派靈官在不敬之人的家中挂蛛網,待除夕夜懲處;有人暗中使壞,先行將所有百姓的家裏都放上了蛛網。灶王爺得知後,想了個解救百姓的辦法;他提出在每年臘月廿四這天,所有人都要將住房裏外清理乾淨;到了那天,家家一塵不染,蛛網也被清理乾淨,百姓都因此逃過一劫。此後,人們爲了除難消灾,就將臘月廿四至除夕夜期間,定爲了“掃塵日”。年是前一個輪回的結束,又是新一個輪回的開始;進了臘月門,轉眼就是年。臘月是一年的最後一個月,也是承上啓下的重要節點;在臘月裏掃塵,寓意著除“陳”(塵)布新;拂去家中的灰塵,洗淨身上的污垢,更要掃除內心的挂礙;倒掉負面的情緒,丟掉不如意的事,忘掉不合適的人,讓我們的世界陽光普照……

  此時,我忽然想起東漢時期名臣陳蕃15歲的時候,曾經獨自住在一處,庭院和屋舍十分雜亂,他父親同城的朋友薛勤來拜訪他,却對他說:“小夥子,你爲什麽不打掃下房間來迎接客人呢?”陳蕃說:“大丈夫處理事情,應當以掃除天下的壞事爲己任;怎麽能在意一間房子呢?”薛勤當即反問道:“一屋不掃,何以掃天下?”陳蕃無言以對。一屋不掃,何以掃天下,指連一間屋子都不打掃,怎麽能够治理天下呢?陳蕃欲“掃天下”的胸懷固然不錯,但錯誤的是他沒有意識到“掃天下”正是從“掃一屋”開始的;“掃天下”包含了“掃一屋”,而不“掃一屋”是斷然不能實現“掃天下”的理想;任何大事都是由小事積累而成的……

  想到這裏,我一把把我的鄰居摟在懷裏:親愛的,等會起床,我就幫您“掃一屋”去!說著,我又忘情了……

(原載2023116日《澳門晚報》A1版)